首頁(yè) 中文 ENG SEARCH
 
 
公司簡(jiǎn)介
業(yè)務(wù)范圍
新聞中心
下載中心
招賢納士及培訓計劃
聯(lián)系我們
 
《滬港經(jīng)濟雜志》12月專(zhuān)題報道|香港精神落戶(hù)黃浦江畔—在滬港商訪(fǎng)談錄
2014-12-10 11:28:08

香港精神落戶(hù)黃浦江畔

——在滬港商訪(fǎng)談錄

文 龔芷葳

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香港企業(yè)家在上海辛勤耕耘,推動(dòng)上海經(jīng)濟成長(cháng),可謂功不可沒(méi)。近日,本刊記者在外灘羅斯福公館,邂逅一群在滬工作的卓越港商,他們有著(zhù)共同的標簽——香港商會(huì )(上海)成員。面對面的口述實(shí)錄,展現了在滬港人的香港精神。


遲來(lái)了十年

張偉恩

東亞銀行(中國)有限公司常務(wù)副行長(cháng)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會(huì )長(cháng),上海市銀行同業(yè)公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外資銀行專(zhuān)委會(huì )主任以及長(cháng)沙政協(xié)委員。

你是什么時(shí)候來(lái)上海的?

張偉恩:2005年,迄今快十年了。

說(shuō)說(shuō)這十年來(lái),東亞銀行在內地最大的變化?

張偉恩: 2007年3月,東亞銀行成了第一批獲中國銀監會(huì )正式批準在內地設立的外資法人銀行。子銀行名為東亞銀行(中國)有限公司(東亞中國),在上海浦東設立總部,并于2007年4月2日正式開(kāi)業(yè)。以前,外資銀行不能全面做人民幣業(yè)務(wù),自從成立了法人銀行,我們的業(yè)務(wù)有很大的突破,可以全方位做人民幣業(yè)務(wù),2007年我們在中國只有28家網(wǎng)點(diǎn),到現在已經(jīng)有127個(gè)網(wǎng)點(diǎn)。

速度很快。這十年來(lái),你自己有什么變化?

張偉恩:我最早來(lái)上海時(shí),是東亞銀行上海分行行長(cháng),F在我是法人銀行的常務(wù)副行長(cháng),主管全中國的分支網(wǎng)點(diǎn),新開(kāi)的差不多100家網(wǎng)點(diǎn),我都要一家家去看——從西北的烏魯木齊到東北的哈爾濱,從西南的昆明到南邊的深圳。

這十年來(lái),你最關(guān)注內地哪一種經(jīng)濟潮流?

張偉恩:大家都關(guān)注互聯(lián)網(wǎng)金融。

這方面,東亞銀行決定怎么做呢?

張偉恩:東亞銀行很早已經(jīng)開(kāi)拓新業(yè)務(wù),一直以來(lái)都很愿意投資新業(yè)務(wù)產(chǎn)品,比如最近正在發(fā)展的“指尖銀行”。

在上海發(fā)展,最大感受是什么?

張偉恩:上海很迷人,有很多機遇。2005年來(lái)上海時(shí),浦東陸家嘴高樓大廈并不多,現在只要三四個(gè)月沒(méi)來(lái)浦東,景象就不一樣了。我們在陸家嘴也買(mǎi)了一棟大樓——東亞銀行金融大廈。

很多人都說(shuō),香港有點(diǎn)擔心上海的崛起?

張偉恩:可能是。其實(shí),上海不單是中國的上海,也是世界的上海。你看,隨著(zhù)城市的發(fā)展,內地越來(lái)越多有能力的人、有錢(qián)的人、有知識的人都匯聚于此,其他省市不少優(yōu)秀的企業(yè)家都把家移到上海,把公司總部也搬到上海。

能不能說(shuō)上海是你的第二故鄉?

張偉恩:當然可以了。其實(shí),我也算是上海人——爸爸是常州人,媽媽是寧波人——在香港人的眼里,都是上海人。上海讓我感到很親切,唯一可惜的是來(lái)上海晚了。

如果提早十年來(lái)上海,你會(huì )怎么樣?

張偉恩:哈哈,我可能都不用工作了——一切都會(huì )發(fā)展得更好、更快。

你是香港商會(huì )(上海)的會(huì )長(cháng),商會(huì )的事情,占你工作的比重大不大?

張偉恩:商會(huì )是工作中很重要的部分,希望能夠充當港人和內地溝通的橋梁,能和本地的政府官員,和香港政府官員傳遞在滬港商的訴求。其實(shí),現在滬港兩地的互動(dòng)很厲害,互動(dòng)多過(guò)競爭。每天有幾十班飛機,很多人上午來(lái)滬,和好朋友吃個(gè)飯,晚上回港,真的很方便。

商會(huì )在滬港兩地起了重要的作用,據說(shuō)梁特首也經(jīng)常來(lái)。

張偉恩:梁特首是香港商會(huì )的贊助人,商會(huì )為進(jìn)一步加強作為會(huì )員與政府之間的橋梁作用,今年4月商會(huì )邀請到了梁振英特首、立法會(huì )主席曾鈺成先生以及立法會(huì )議員出席香港商會(huì )(上海)的歡迎午宴,與在滬港商港人面對對面的交流、溝通、了解在滬港人的生活和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分享對兩地發(fā)展的意見(jiàn)。有300多位在滬港人和他當面交流,F在,上海差不多有20萬(wàn)港人。我希望商會(huì )繼續發(fā)揮平臺作用,讓會(huì )員從質(zhì)到量都更上一層樓。


中國式管理

李劍鋒

瑞安房地產(chǎn)發(fā)展有限公司項目副總監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首席副會(huì )長(cháng)

你的國語(yǔ)很不錯哦!

李劍鋒:哪里哪里!我們這一代過(guò)來(lái)做事的香港人,沒(méi)有學(xué)過(guò)bpmf,后來(lái)看電影、跟同事學(xué),普通話(huà)還是說(shuō)不準,總帶著(zhù)廣東腔。

你是什么時(shí)候到上海的?

李劍鋒:1996年。上海那個(gè)時(shí)候跟今天不一樣,浦東只有東方明珠,延安路高架還在修,浦東機場(chǎng)還沒(méi)有。

一晃已經(jīng)18年了,上海最大的變化是什么?

李劍鋒:2000年左右,上海開(kāi)始出現很大的變化,城市建設、人文文化——當年只有成都路高架西面是最繁榮的,后來(lái)東面有香港的開(kāi)發(fā)商進(jìn)駐了,出現了瑞安廣場(chǎng)、新世界大廈、時(shí)代廣場(chǎng)、新天地……真正是天翻地覆。

怎么評價(jià)過(guò)去一年你的工作?

李劍鋒:挺滿(mǎn)意。公司的很多事都做到了,自己也有了一些改變——注重健康。過(guò)去都是埋頭苦干,但現在發(fā)現,人到一定年紀,如果想破例做一些事情,一定要把運動(dòng)、鍛煉放在前面,沒(méi)有健康體魄,很多事做不成。我現在喜歡疾走,還有就是打乒乓。

你覺(jué)得當下最主要的經(jīng)濟潮流是什么?

李劍鋒:是網(wǎng)絡(luò ),這方面變化很大。兩年之前,我們還用手機發(fā)短信,現在都用微信了。從前買(mǎi)東西一定是去實(shí)體店,現在今天網(wǎng)上下單,明天貨就送到了。兩個(gè)人一起吃飯,吃了1000元,支付寶拿出來(lái)一掃就行了。從前哪里有人想到這個(gè)事情?

你自己也參與到潮流中了?

李劍鋒:當然了,我是很in的。

在上海這么多年,改變了你什么?

李劍鋒:我們這一代港商,在香港是用西方人的思路管理公司,來(lái)了內地以后慢慢習慣用中國文化去管理。區別在哪里?西方人管理,只有黑白是非;中國式管理,不談黑白,都是灰——淺灰、深灰。這很有效,用非黑即白的管理方法,管得住行為,管不住心;用中國方式,管住心,行為自會(huì )起變化。舉個(gè)例子,用前者的方式,管得住準時(shí)上下班,但當中做什么,就管不了;中國式管理呢?出差回來(lái),買(mǎi)個(gè)巧克力給員工,問(wèn)問(wèn)家里小孩在哪里讀書(shū),員工就很開(kāi)心,之后不用管他上下班,就會(huì )拼命工作。這就是我20年來(lái)的一大改變,開(kāi)始從人情世故上考慮事情。

這個(gè)轉變過(guò)程,你痛苦嗎?

李劍鋒:不能說(shuō)痛苦,開(kāi)始是不懂,懂了之后覺(jué)得這個(gè)方法更有效。

你對生活的基本要求是什么?

李劍鋒:很簡(jiǎn)單,喝很好的紅酒我喜歡,去茶餐廳吃飯我喜歡,路邊的面攤吃碗面我也喜歡——人要有變化才會(huì )有樂(lè )趣。

是不是覺(jué)得上海非常像香港?

李劍鋒:沒(méi)有,它比香港變化大,這里是體現生活很好的地方。很多同事從香港來(lái),我的第一個(gè)要求是,進(jìn)公司后不看香港報紙,不看香港電視,完全融入本地生活,看這里的電視,和同事去街邊吃飯。

說(shuō)說(shuō)你最重要的人生準則?

李劍鋒:忠誠。沒(méi)有這條準則是沒(méi)法生活的。

說(shuō)說(shuō)你即將要做的事?

李劍鋒:我想去西藏。我覺(jué)得,現在不去以后更沒(méi)膽量去,最好跟太太一起去。到70歲的時(shí)候,回憶一下,看看相片,會(huì )很滿(mǎn)意的。

你對自己滿(mǎn)意嗎?

李劍鋒:滿(mǎn)意。沒(méi)有一個(gè)可以打滿(mǎn)分的人生,人總有一些遺憾。遇到事情,多想好的一面,自然就會(huì )開(kāi)心。我從香港到內地,看到中國起了這么大變化,我也作出貢獻了,將來(lái)跟孫子說(shuō)這棟樓是我造的,多開(kāi)心呀!人要知足,如果你天天和李嘉誠比,永遠不開(kāi)心。


緊跟e潮流

葉世榮

恒生銀行(中國)有限公司副行長(cháng)兼北區主管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副會(huì )長(cháng)

你到上海多久了?

葉世榮:今年2月份才調來(lái)上海,之前一直在深圳、廣州。

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進(jìn)入中國內地?

葉世榮:最早是1992年,在深圳待了一年多就回了香港。2000年再來(lái)深圳,負責開(kāi)設在深圳的分行,2005年我去了省會(huì )廣州,在那邊一直工作到2014年。前后加起來(lái)在內地有15年了。

評價(jià)一下你2014年的感受?

葉世榮:首先一個(gè)是激動(dòng),之前在華南十幾年,已經(jīng)適應了那兒的方方面面,要放棄一切到上海,確實(shí)不容易,內心也是蠻激動(dòng)的。同時(shí),也覺(jué)得挺幸運:感謝公司給我這個(gè)了解內地不同區域的機會(huì ),而且香港商會(huì )是個(gè)很好的平臺,晚間沒(méi)事可以找商會(huì )的朋友聚餐聊天,有助我盡快了解上海,對生意也有幫助。

說(shuō)說(shuō)你即將要做的事情?

葉世榮:打球,我喜歡打高爾夫。剛來(lái)上海的半年挺忙,到處跑,也不熟悉環(huán)境,打球的時(shí)間不多,最近一兩個(gè)月慢慢適應了。商會(huì )定期有球賽,我終于有機會(huì )與好朋友一起運動(dòng)了。

你最重要的處事原則是什么?

葉世榮:對朋友誠實(shí)、坦誠以及團隊精神、合作和信任,這是所有交往的基礎。

你覺(jué)得當下最重要的潮流是什么?

葉世榮:是e平臺。在人人沉浸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時(shí)代,每家銀行都在研究怎么去融入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,為客戶(hù)提供便利的服務(wù)。

你對這個(gè)潮流是樂(lè )觀(guān)還是悲觀(guān)?

葉世榮:當然樂(lè )觀(guān)了!,F在,我家里的老人已經(jīng)在用智能電話(huà),在用微信與人聯(lián)系。老老少少都融入了e 平臺,潮流只有前進(jìn),無(wú)法后退。

內地有沒(méi)有改變你什么?

葉世榮:我認為自己已經(jīng)是內地人了。我的工作圈子,大都是內地人。在上海,雖然還不能聽(tīng)懂上海話(huà),但并不妨礙我和上海朋友交往。我的上海朋友很多,見(jiàn)面吃飯都說(shuō)普通話(huà)。

2015年你的心愿是什么?

葉世榮:我希望內地和香港的發(fā)展越來(lái)越好。十四大提出的依法治國,這股潮流不可阻擋。我本來(lái)要移民美國的,現在已經(jīng)放棄了綠卡。我在這里發(fā)展挺好的,決定全心全意在內地發(fā)展。

希望上海成為你的第二故鄉。

葉世榮:我很適應上海的生活,越來(lái)越融入進(jìn)來(lái)了,阿拉就要成為上海寧了。


未來(lái)充滿(mǎn)機遇

鐘永喜

香港貿易發(fā)展局華東華中首席代表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兼秘書(shū)長(cháng)

你到上海很久了?

鐘永喜:六年。

上海有沒(méi)有改變你什么?

鐘永喜:這里有很多朋友,也算是一種改變吧。

對上海有什么感覺(jué)?

鐘永喜:上海是個(gè)發(fā)展越來(lái)越好的城市,各行各業(yè)有很多香港朋友在這里,貿發(fā)局會(huì )幫香港朋友推介品牌。

評價(jià)一下2014年你的工作?

鐘永喜:很充實(shí)、很有成果的一年。今年整個(gè)貿發(fā)局,包括華東地區的上海及周邊省份,幫助不少民企透過(guò)香港走向國際市場(chǎng),并且推動(dòng)香港服務(wù)業(yè)到內地發(fā)展。這幾年,很多內地企業(yè)升級轉型,香港的專(zhuān)業(yè)服務(wù)機構可以成為合作伙伴。比如內地很多出口加工企業(yè),開(kāi)始推廣走上品牌之路,香港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就會(huì )幫助他們;香港還有完善的金融平臺,對內地企業(yè)發(fā)展也是很重要的。

怎么看2015年?

鐘永喜:2015年,很多產(chǎn)業(yè)在調整、在轉型,包括很多城市在內,原來(lái)的優(yōu)勢要保存好,還要面對不同的挑戰。我們的自貿區試驗成果出來(lái)了,但是下一步可能有更多自貿區出現,如何保持和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固有的優(yōu)勢,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(wèn)題?傊,2015是充滿(mǎn)機遇和挑戰的一年。

你的處世原則是什么?

鐘永喜:做事要認真,大家多贏(yíng)合作。


“阿拉上海寧”

陳寶金

瑞典愛(ài)生雅公司(得寶紙巾)大中華區副總裁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兼兼英姿薈召集人

你到上海很久了?

陳寶金 : 我在1994年開(kāi)始頻繁出差上海及內地多個(gè)城市,自1998年起定居上海已十多年了,家人都在上海工作或上學(xué)。

上海改變了你什么?

陳寶金:哈哈,“阿拉上海寧”! 我現在回香港,我的老同學(xué)取笑我帶有上?谝舻膹V東話(huà)。

內地的工作空間比香港大,市場(chǎng)層次多元,文化背景不一,更需要真誠包容,不斷學(xué)習。我在老公司達能集團18年,有幸在不同類(lèi)型的子公司、合資公司工作,有機會(huì )構筑不同的商業(yè)模式,打造不同的品牌,推出多個(gè)成功產(chǎn)品。內地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迅速,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比較復雜,時(shí)刻要積極主動(dòng),不懼挑戰,用好奇心、創(chuàng )新心保持正能量,機會(huì )一定在前方。

評價(jià)一下2014年你自己的業(yè)績(jì)?

寶金: 今年是特別的一年,對個(gè)人來(lái)說(shuō)有很多新的嘗試,涉足更多的領(lǐng)域,也是豐收的一年。工作上,加入了瑞典上市的SCA公司,在品牌、銷(xiāo)售團隊及渠道上都有突破,銷(xiāo)量都是高雙位數的增長(cháng)。同時(shí)也為商會(huì )開(kāi)辟了一個(gè)女性的平臺-英姿薈,好幾個(gè)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,行政廚房,ExecutiveCoaching, 舞蹈班等都得到好評如潮。

2015年你的心愿是什么?

陳寶金:希望公司繼續取得突破性的業(yè)績(jì)增長(cháng),為消費者帶來(lái)更好的選擇,為股東創(chuàng )造更高價(jià)值。希望商會(huì )有更多女性會(huì )員加入,為在滬港人提供一個(gè)相識商匯、雙贏(yíng)又愉悅的平臺。也希望家人身體健康,每天開(kāi)開(kāi)心心。


上海是福地

齊約翰

上海霸宏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副會(huì )長(cháng)

來(lái)上海多久了?

齊約翰:17年,1997年以后就在上海長(cháng)住。

對上海有什么感覺(jué)?

齊約翰:很好。其實(shí),我太太、我爸爸都是上海人,只是我在香港出生。在上海生活和香港沒(méi)什么區別,而且,個(gè)人發(fā)展空間比香港大。上海是香港人來(lái)內地的首選,是福地。

你覺(jué)得,這兩個(gè)城市其實(shí)差不多了?

齊約翰:硬件上差不多,軟件的話(huà),比如人才,有些專(zhuān)業(yè)上海比香港好,當然,有些人還有很不好的習慣,不過(guò),這么多年已經(jīng)改變很多了。

評價(jià)一下2014年你的工作。

齊約翰:蠻不錯,事業(yè)比以往更進(jìn)一步,公司參與了迪士尼項目,這是一個(gè)較好的開(kāi)始。希望在人際網(wǎng)絡(luò )方面能有更進(jìn)一步拓展,社會(huì )在發(fā)展,人際關(guān)系是不能缺少的。

對生活的要求是什么?

齊約翰:家里開(kāi)開(kāi)心心,工作順順利利。


有生之年獻給上海

黃有權

飛翱(上海)商務(wù)咨詢(xún)有限公司集團主席及行政總裁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副會(huì )長(cháng)

來(lái)上海多久了?

黃有權:第一次來(lái)上海是1986年。那時(shí)候,改革開(kāi)放還剛剛開(kāi)始。上海給我的感覺(jué)是一顆還未被打磨的“明珠”。后來(lái),我經(jīng)常往返于上海和香港,如今,我已經(jīng)把總部遷至上海。這28年的時(shí)間,我見(jiàn)證了上海的巨大變化,上海已成為世界上最璀璨的明珠。

上海改變了你什么?

黃有權:我親歷了改革開(kāi)放,親眼目睹了中國內地的發(fā)展,我越發(fā)感到作為一個(gè)中國人,是一件十分自豪的事情。我愿意將我有生之年都奉獻給上海。

評價(jià)一下2014年自己的業(yè)績(jì)。

黃有權:飛翱是一家專(zhuān)業(yè)的呼叫中心外包及電子商務(wù)代運營(yíng)的企業(yè),從目前的業(yè)績(jì)來(lái)看,我們的業(yè)務(wù)是穩健發(fā)展的,我們歷經(jīng)多年研究的電商軟件系統正被越來(lái)越多的用戶(hù)使用,所以我對今年的業(yè)績(jì)還是比較滿(mǎn)意的。

2015年的心愿是什么?

黃有權:上海正在轉型升級,我們公司也在轉型升級,尤其是在開(kāi)拓電子商務(wù)軟件、大數據分析等領(lǐng)域。我希望可以提升公司的新增值外包服務(wù)。向技術(shù)含量更高的科技領(lǐng)域發(fā)展,幫助客戶(hù)在了解自己客戶(hù)需求和增加營(yíng)收方面做得更好。


無(wú)愧今生

陳詠東(基東)

基強聯(lián)行投資管理(中國)有限公司國際部董事總經(jīng)理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你是什么時(shí)候到上海的?

陳詠東:2002年。之前,我在美國生活了十多年。

適應這個(gè)城市嗎?

陳詠東:以前把自己當過(guò)客——我想,每個(gè)香港高管都有過(guò)這樣的心態(tài),現在已經(jīng)是作為新上海人生活了,有上海情結了。滬港兩地雖有差別,但我們從小在商業(yè)文化中長(cháng)大的,來(lái)到上海非常適應。

你在香港商會(huì )出了很多力,請評價(jià)一下商會(huì )2014年的工作。

陳詠東:2014年商會(huì )有很大的改變,配合上海自貿區的建設,我們一群會(huì )員走進(jìn)奉賢、閔行、黃浦區,跟區委書(shū)記對話(huà),分享經(jīng)濟運作經(jīng)驗——不同區域有不同定位,應在自貿區產(chǎn)業(yè)鏈中選擇不同角度,發(fā)揮自己的能量。

2015年,商會(huì )的愿望是?

陳詠東:現在全國已經(jīng)在八九個(gè)城市有香港商會(huì ),希望香港商會(huì )(上海)可以延伸到更多的經(jīng)濟群體,帶商家去各地考察投資,更希望帶一些好的企業(yè)走出國門(mén),分享更多的國際化經(jīng)驗。

你個(gè)人的處事原則是什么?

陳詠東:志比天高,終生學(xué)習,刻苦鍛煉,豐富人生。

說(shuō)一條你付出大代價(jià)才換來(lái)的人生教訓?

陳詠東:我2009年生了癌癥,經(jīng)過(guò)手術(shù)化療,療養三年,才恢復健康。我覺(jué)得,錢(qián)權名利都不重要,因為在手術(shù)室里,我發(fā)現這些都不屬于你。我做完治療,就想推動(dòng)做一些事情,到時(shí)候上天招呼我去,我都無(wú)愧今生,因為我對社會(huì )做出了應有的貢獻。


他們的話(huà)

周渭賢

大昌行集團華東區人力資源及行政總經(jīng)理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在上海多久了?

周渭賢:三年。

有沒(méi)有讓自己感到很high的事情發(fā)生?

周渭賢:現在的接觸面比香港廣多了,有很多朋友,有比香港多很多的聚會(huì ),上海這個(gè)城市很open。

你的生活態(tài)度是什么?

周渭賢:過(guò)得開(kāi)心。我很喜歡打高爾夫球,是商會(huì )高爾夫球的領(lǐng)隊,有很多樂(lè )趣在里面。


許文智

上海愷宸電腦網(wǎng)絡(luò )有限公司 IT銷(xiāo)售經(jīng)理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到上海多久了?

許文智:1999年來(lái)上海的。

2014年你的成就是什么?

許文智:公司的業(yè)務(wù)上了軌道,還有一些比如IT、有機肥等充滿(mǎn)正能量的業(yè)務(wù)在籌備中。

2014年你最滿(mǎn)意的事情是什么?

許文智:堅持我的信仰——愛(ài)上帝。

2015年你的心愿是什么?

許文智:為社會(huì )做有意義的事情。


秦治民

虹橋天地總經(jīng)理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你到上海多久?

秦治民:我是1997年來(lái)的,其中有四年在重慶。我父母也是上海人,我的根在上海。

說(shuō)說(shuō)2014年最開(kāi)心的事。

秦治民:我孩子來(lái)上海念書(shū),可以天天見(jiàn)到他。

2014年你的成就是什么?

秦治民:我是做房地產(chǎn)的,在這么困難的市場(chǎng)下還能夠做出一點(diǎn)成績(jì),挺滿(mǎn)足。

2015年你的心愿是什么?

秦治民:天下太平,香港太平。而自己,希望能做喜歡的事情——我打工25年了,現在要開(kāi)創(chuàng )自己的事業(yè)。


林展霆

普華永道咨詢(xún)(深圳)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合伙人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在上海多久了?

林展霆:我是2000年來(lái)的。

上海改變了你什么?

林展霆:上海給我很多機會(huì ),在香港,機會(huì )沒(méi)那么多。

在2014年,你這個(gè)行業(yè)有沒(méi)有發(fā)生很重要的事情?

林展霆:我是金融行業(yè)的,上海又是國際金融中心,我們和上海政府部門(mén)之間的交流越來(lái)越多,公司發(fā)展也越來(lái)越大。

評價(jià)一下你2014年的成績(jì)?

林展霆:我對工作還是很滿(mǎn)意的,但是下班時(shí)間越來(lái)越晚,和朋友聊天時(shí)間越來(lái)越短。在上海,生活節奏越來(lái)越快,工作越來(lái)越緊張。

這個(gè)節奏和香港一樣?

林展霆:快接近了,比我14年前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快了很多,再過(guò)幾年應該會(huì )超過(guò)。

你的生活準則是什么?

林展霆:我一直都對別人好,我相信別人也會(huì )對我好。

麥耀文

萬(wàn)順昌集團有限公司地產(chǎn)部董事總經(jīng)理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你是什么時(shí)候到上海的?

麥耀文:我6月份剛來(lái),來(lái)了差不多五個(gè)月。

來(lái)上海感覺(jué)怎么樣?

麥耀文:上海有國際大都市的風(fēng)范,對我來(lái)講沒(méi)有什么要適應的,這里像香港、倫敦、紐約一樣,多元化,環(huán)境也不錯。我喜歡上海。

你在上海也是做房地產(chǎn)?

麥耀文:是的。做投資,收購一些舊房然后改建,發(fā)掘價(jià)值潛力。

2015年你的心愿是什么?

麥耀文:我希望可以把以往的經(jīng)驗帶來(lái),也希望滬港關(guān)系可以更密切。

你的處世哲學(xué)是什么?

麥耀文:凡事要做到最好,對自己和公司都有個(gè)交代。


張艷

東亞銀行(中國)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行長(cháng)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胡敬雯

國泰及港龍航空公司華東地區經(jīng)理(首席代表)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兩位,到上海多久了?

張艷:八年。

胡敬雯:我三年。

對上海什么感覺(jué)?

張艷:很有活力、很?chē)H化,帥哥和美女也很多。

評價(jià)一下2014年你們工作的大環(huán)境?

張艷:經(jīng)濟形勢比較復雜,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比較艱難,尤其是中小企業(yè)。

胡敬雯:今年港龍國泰開(kāi)了淘寶店、微信平臺,明年會(huì )增加飛波士頓、蘇黎世、曼徹斯特的新航線(xiàn)。

說(shuō)說(shuō)2015年的個(gè)人心愿?

胡敬雯:國泰民安,不要發(fā)生太多煩心事。

張艷:希望中國繁榮昌盛,越來(lái)越好。


歐浩佳

長(cháng)江實(shí)業(yè)(上海)企業(yè)管理有限公司財務(wù)總監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

你到上海多久了?上海有沒(méi)有改變你什么?

歐浩佳:差不多八年了。開(kāi)始習慣上海的生活。

開(kāi)心嗎?

歐浩佳:開(kāi)心。做生意的環(huán)境比其他省份開(kāi)放。

你滿(mǎn)意2014年嗎?

歐浩佳:滿(mǎn)意。希望公司的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更好。


周學(xué)文

時(shí)尚生活策劃顧問(wèn)(上海)有限公司 副總裁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兼中小企事務(wù)召集人

楊瑞錕

孖士打律師事務(wù)所上海代表處 合伙人,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海理事兼法律事務(wù)

兩位在上海多久了?

周學(xué)文:我在1997年的時(shí)候開(kāi)始介入中國市場(chǎng)的開(kāi)拓與發(fā)展,并于2003年起正式在上海工作與生活,迄今已積累了近15年的滬港兩地互動(dòng)之經(jīng)驗。

楊瑞錕:我在上海生活工作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十多年了。

對上海的感覺(jué)是怎樣的?

周學(xué)文:我是從事開(kāi)發(fā)與運營(yíng)商業(yè)地產(chǎn)的,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的項目包括上海8號橋。這么多年上海的變化是日新月異的,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是機遇與挑戰并存。

楊瑞錕:我從事律師職業(yè)包括處理雇傭、企業(yè)融資、外國投資及房地產(chǎn)相關(guān)的業(yè)務(wù)已經(jīng)二十多年了。上海很進(jìn)步、很時(shí)尚、很精彩,有種海納百川的包容。

想對滬港兩地的朋友說(shuō)點(diǎn)什么?

周學(xué)文:很榮幸能為滬港人的發(fā)展貢獻一份綿薄之力,希望和大家能共同在中國市場(chǎng)譜寫(xiě)成功之華彩樂(lè )章。

楊瑞錕:衷心祝愿滬港兩地的互動(dòng)和發(fā)展愈來(lái)愈好,一帆風(fēng)順。各位香港的朋友如果到上海有法律上的問(wèn)題,歡迎來(lái)找我。


汪學(xué)之

中國香港(地區)商會(huì )-上?偨(jīng)理

你怎么看香港商會(huì )?

汪學(xué)之:在我眼中,香港商會(huì )就是一個(gè)大家庭,有共同愛(ài)好的、有共同理想的、有共同話(huà)題的人在一起,彼此更多的是情誼。在這個(gè)大家庭里,可以眾志成城做一些有意義的事。



基強聯(lián)行投資管理( 中國)有限公司 Stanley & Partners 中國領(lǐng)先的房地產(chǎn)投融資專(zhuān)家

中國總部:上海南京西路1515號嘉里中心7 樓郵編: 200040

China HQ:7/F Kerry Center, 1515 West Nan Jing Rd Shanghai 2000040,PRC

電話(huà): (8621)62897733

傳真: (8621)62897722

Tel: (8621)62897733 Fax: (8621)62897722

關(guān)注基強聯(lián)行官方微信,獲取更多資訊。

官方微信號:Stanleypartners

Copyright © 2002-2024  基強聯(lián)行投資管理顧問(wèn)(上海)有限公司  All Rights Reserved
滬ICP備18002971號
[ Powered by Shjos ]